当前位置:主页 > 服务支持 >

“到了该和他碰杯的年纪他不在了”…清远根雕匠人意外身故其子做

  原标题:“到了该和他碰杯的年纪,他不在了”…清远根雕匠人意外身故,其子做了一个决定

  潘其慢没有想到,对根雕无感觉的大儿子,有一天会接过自己的这门手艺。在他去世5个月后,大儿子潘学勤从深圳返回清新石潭,找回工具盒,接过爸爸在世时未完成的根雕作品。“爸爸是手艺人,那就由我来做他的守艺人。”17岁的潘学勤,从木工学徒做起,用传承的方式接过爸爸手中的刻刀。

  (《清远匠人|不会上网的卸货司机不是好的根雕匠人》)。然而,谁也没想到,不久后潘其慢在工作中被树头砸中头部,很快被确诊为脑死亡。面对父亲未竟完成的事业,大儿子潘学勤决心用行动传承根雕手艺。

  2018年10月,坐在根雕店内的潘其慢曾提到过大儿子。在回答手艺传承者的问题时,潘其慢笑着、含糊着,留下一个朦胧的回答,“(学勤)已经出去工作,他感兴趣就再说吧。”

  大儿子叫潘学勤,16岁职高毕业后辗转广州、深圳两地,主要在酒店后厨帮工,“虽然辛苦,但也不想回去捣鼓根雕。”处在叛逆期的潘学勤有着自己的想法。不过,这一切都戛然而止。

  今年6月14日,距离父亲节还有2天,潘学勤出现在镜头前。他坐在根雕店内,靠着同一张椅背,穿着父子同款衣裤,不断调整角度,竭力还原爸爸当天录制时的场景。

  “没法还原了。”潘学勤摇摇头,闭目沉思。去年,爸爸在工作中被树头砸中头部,很快被确诊为脑死亡。人走后,家人请来风水师,将他工作的木屋更换了方位,从根雕店西南角移至东北角。“一些‘不吉利’的根雕摆件也被清理,连工具箱也藏了起来。”潘学勤说,得知自己要重拾根雕这门手艺,全家人以安全因素为由,极力反对。

  “十几年的心血不能说没就没了,爸爸是手艺人,那就由我来做他的守艺人。”僵持了数月,潘学勤辞去工作,他在店内的角落找回工具箱,擦拭干净,向家人宣布了自己的决定。

  在视频录制中,潘学勤清唱了一首“你一定要幸福”,送给天上的爸爸。闪过的画面穿插了两代人接力雕刻的特色,背景的根雕花瓶犹在,只是画面从彩色变成了黑白。他用时下流行的一句话表达心情:“到了该和他碰杯的年纪,他不在了。”

  北江医院距离石潭镇60公里,即使飞驰的急救车也得行使超过1个小时。车内,被宣布脑死亡的潘其慢靠呼吸机续命,潘学勤等至亲,盯着微弱的心电图,熬着这漫长的回家路。

  中途好几次,潘其慢心脏停止跳动,心电图化为一条直线。围坐一旁的潘学勤,慌乱的握住爸爸的手,高喊“撑住!”见收到效果,他一遍又一遍重复“撑住,我们马上回家。”急救车在高速上疾驰,车外的风声掩盖住马达的轰鸣,车内少年的呐喊,却夹杂着嘶哑的哭腔。

  行至根雕店门口,急救车开门停留了5分钟。洞开的店门前,站着潘其慢唯一的徒弟,亲戚友人,以及从陈列架取下,满满一屋子的根雕作品。“或许是闻到了木香,心有不甘吧。”潘学勤回忆,从店门到村头老家的村道上,他发现陷入深度昏迷的爸爸,突然眼角处有了泪痕……

  故人已逝,入土为安。潘其慢的徒弟赶回来打理风雨飘摇的根雕店,确保潘家的经济收入有所保障。大儿子潘学勤也回到爸爸工作过的车间,从一名木匠学徒做起,用传承的方式接过爸爸手中的刻刀。

  一桌一椅,一板一眼。潘学勤从简单的家具制作做起,熟悉各种木材“脾性”的同时,在工作之余接过爸爸在世时未完成的根雕作品。“工序繁杂,而我底子又差,只得咬牙坚持。”终日与各种器械、木材打交道的潘学勤摸索自学的门道,有时候不得要领,被器械伤到,被木材磕到,潘学勤都会想到救护车内那一声声“撑住!”

  根雕店的角落处,有一尊“老鹰”作品尚未完工。潘学勤手持电磨,对“老鹰”的一侧翅膀进行修光处理。

  “一侧是爸爸雕的,另一侧是我尝试(雕),弄的。”雕字还未出口,潘学勤顿了顿声,用弄字来取代。他反转着“老鹰”进行展示,一对翅膀就有明显不同,一侧精细入微,力道纹路恰到好处;另一侧图案凹凸不平,显然为新手所为。

  △ 潘学勤在雕刻父亲生前未完成的遗作,这件作品有一只翅膀未完成,他想继续完成父亲的作品。

  因为不熟练,潘学勤在进行一些工序时会借助电动工具来处理。“工具箱的刻刀多达数十把,什么样的木材、什么样的花纹要用不同的力道和刻刀。”潘学勤坦言,这些都没掌握熟练,离精进就更远了。

  17岁的潘学勤也有着年轻人的通病。他酷爱手机,也对互联网以及短视频平台有着浓厚的兴趣。“这对我自学也有一定的帮助。”目前,潘学勤效仿爸爸在网上自学“偏方”,通过自己常玩的短视频社交平台,浏览一些根雕拍客的短视频,学习制作一些简易的根雕小玩意儿。

  “爸爸自学十几年才到今天的手艺,你有信心超过他吗?”面对提问,潘学勤没有正面回答,而是讲述了一个他听过的故事。

  国外有个小男孩,他的爸爸给他买了一台XBOX游戏机,在他6岁时,爸爸去世了。男孩长成少年,16岁那年,他找到了游戏机并打开了曾经和爸爸一起玩的赛车游戏。计时赛时,游戏会记下最快记录,成为游戏中的虚拟对手——一位幽灵赛车手。少年不断精进自己的驾驶技术,并追上了“幽灵”,但在终点线前,少年停下来,看着“幽灵”冲过终点。

  潘学勤讲完了故事,长舒一口气,“一位名叫‘父亲’的幽灵仍在那位16岁少年的赛道上奔驰。最好的怀念是学会坚持,懂得取舍。”